律師看新聞

北京律師事務所哪家好,匯都律師事務所提供法律顧問律師和在線律師咨詢,合同怎么簽等相關問題都能為您解決,讓您深入了解合同法,匯都北京律師事務所專業北京律師咨詢團隊,匯都北京律師事務所專業北京律師咨詢團隊,匯都北京律師事務所與可以協助與9個國家130多家律師事務所建立合作關系,力爭北京律師事務所排名前十,力爭十佳顧問律師咨詢團隊,匯都律師全稱北京匯都律師事務所

首頁>>焦點資訊>>律師看新聞

來源:   作者:   發布日期:2019-08-08

案情摘要:


2006年4月17日,河南紅旗渠建設集團有限公司(簡稱紅旗渠集團公司)與許昌九洲鴻豫置業有限公司(簡稱許昌鴻豫公司)簽訂建筑施工協議書,許昌鴻豫公司將自己開發建設的許昌市東區23號地塊住宅樓工程以議標方式由紅旗渠集團公司施工,協議對工期、造價(執行河南省現行建筑安裝預算定額及有關造價文件,建筑面積以設計和施工圖紙為準,建筑材料執行許昌市季度信息價調計)、工程內容、進場時間(4月26日開工奠基儀式)、建筑施工規定標準和要求、責任承擔、工程進度及付款方式等進行了約定。2006年7月26日兩被告紅旗渠集團公司、許昌鴻豫公司達成建筑施工協議書,其中約定建筑面積最終以設計和施工圖紙為準,各項內容在內每平方米造價人民幣650元。2006年8月7日許昌鴻豫公司發標,開標時間2006年8月28日,紅旗渠集團公司中標。2006年8月22日許昌鴻豫公司與紅旗渠集團公司溪雅苑項目部達成協議書,內容為:經雙方友好協商,就“九洲溪雅苑住宅小區A、B、C、D住宅樓工程”招標中的投標報價不作為合同價,合同價雙方在簽訂合同時另行協商工程造價。2006年8月30日原告王江生、王玉生與紅旗渠集團公司簽訂協議書,由原告王江生、王玉生墊資投入并實際施工。2007年7月31日工程驗收合格,但仍拖欠原告王江生、王玉生工程款 3376988.46元和利息,二原告遂訴至安陽市中級人民法院。


裁判觀點摘要:


安陽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為,王江生、王玉生作為實際施工人具備原告主體資格,可以起訴本案工程發包方許昌鴻豫公司和承包方紅旗渠集團公司。許昌鴻豫公司與紅旗渠集團公司分別于2006年4月17日、2006年7月26日、2006年8月22日簽訂了三份協議書,2006年8月30日紅旗渠集團公司又與王江生之間簽訂了一份協議。本案中雖然存在多份施工協議及招投標備案合同價格,但2006年8月22日許昌鴻豫公司與紅旗渠集團公司最后所簽訂的協議書約定“九洲溪雅苑住宅小區A、B、C、D住宅樓工程”招標中的投標報價不作為合同價,合同價雙方在簽訂合同時另行協商工程造價。許昌鴻豫公司辯稱應按《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二十一條的規定以備案的中標合同即每平方米造價人民幣650元作為結算工程價款的根據,并否認2006年8月22日協議書的效力。《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二十一條針對的是依法應當招標的工程存在“黑白合同”的情形,目的是為了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招標投標法》相關規定相一致,確保當事人能夠將通過合法、公平、公正招投標程序確定的實質性內容落實,并確保當事人自覺遵守招投標規范。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招標投標法》規定,招標分為公開招標和邀請招標兩種方式;公開招標,是指招標人以招標公告的方式邀請不特定的法人或者其他組織投標,邀請招標,是指招標人以投標邀請書的方式邀請特定的法人或者其他組織投標。本案爭議工程項目不屬于必須招標的項目,也不屬于邀請招標的范圍。我國設立招投標制度的目的是為規范招標投標活動,保護國家利益、社會公共利益和招標投標活動當事人的合法權益,提高經濟效益,保證項目質量,而本案中的招標工程在許昌鴻豫公司進行招標程序四個月前已約定由紅旗渠集團公司負責施工,并已由原告王江生、王玉生作為實際施工人進場施工,許昌鴻豫公司在之后所進行的招投標手續,明顯違背《中華人民共和國招標投標法》的立法宗旨和誠實信用的原則,擾亂正常的市場秩序,其要求按照其在招投標程序中所備案的合同價款來履行的理由不能成立。


關于2006年8月22日協議書的效力問題,許昌鴻豫公司雖辯稱不清楚該協議書上許昌鴻豫公司公章真假,并表示對該協議書不予認可,但經本院通知,其不申請對該公章是否真實進行鑒定,也不能對該協議上所出現的許昌鴻豫公司公章進行合理解釋,應承擔相應的不利后果。紅旗渠集團公司已在庭審中明確認可該協議內容,也未提交有效證據否認河南紅旗渠建設集團公司溪雅苑項目部章真實性。對2006年8月22日協議書的效力,本院予以確認。


律師評析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21條規定:“當事人就同一建設工程另行訂立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與經過備案的中標合同實質性內容不一致的,應當以備案的中標合同作為結算工程價款的根據。”但是,該條規定針對的僅是應當招標的工程項目存在“黑白合同”的情形,目的是為了與《招投標法》第46條中“招標人和中標人不得再行訂立背離合同實質性內容的其他協議。”的禁止性規定相一致,確保當事人能夠公開、公平、公正招投標程序確定的實質性內容落實到合同當中,并確保當事人按該實質性內容履行。其他不屬于依法應當招標的工程項目簽訂“黑白合同”發生糾紛時應以哪一份合同為依據。按照《合同法》的相關規定及意思自治原則,應按雙方當事人實際履行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或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簽訂有時間先后的,以后簽訂的合同為準。


本案中雖然存在多份協議且有備案價格,但從法院查明的事實上看實際是議標工程,雖然進行了補標,但補標前雙方對備案價格進行了約定,雙方的行為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21條規定,所以許昌鴻豫公司關于應按備案價格履行的主張未能得到支持



上一篇:算命網站被抄襲 法院裁定不受著作權法保護

下一篇:沒有了!

閱讀排行

?律師函律師函的作用
車禍后“只打電話報警不救人”的行為如何定性?
“做保全,促執行”
最高院:土地承包經營權取得糾紛,不屬于人民法院民事案件主管范圍
亚索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