匯都新聞

北京律師事務所哪家好,匯都律師事務所提供法律顧問律師和在線律師咨詢,合同怎么簽等相關問題都能為您解決,讓您深入了解合同法,匯都北京律師事務所專業北京律師咨詢團隊,匯都北京律師事務所專業北京律師咨詢團隊,匯都北京律師事務所與可以協助與9個國家130多家律師事務所建立合作關系,力爭北京律師事務所排名前十,力爭十佳顧問律師咨詢團隊,匯都律師全稱北京匯都律師事務所

首頁>>焦點資訊>>匯都新聞

來源:   作者:   發布日期:2019-08-09

農村土地承包主要是農村集體經濟組織內部的家庭承包,耕地、林地、草地等農村土地應當依法發包給本集體經濟組織成員經營,對不宜采取家庭承包方式的荒山、荒溝、荒丘、荒灘等,才可以采取招標、拍賣、公開協商等方式發包給非本集體經濟組織的其他主體經營。實踐中,如果農村集體經濟組織將農村土地發包給非本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該林業承包合同的效力如何認定?


推薦案例


非本集體經濟組織成員承包農村林地的合同無效——羅元育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戶訴重慶市綦江區南桐鎮沙壩村村民委員會林業承包合同糾紛案


案例要旨:耕地、林地、草地等農村土地應當采取家庭承包的方式經營,且限于由本集體經濟組織成員承包;對四荒地等不適宜家庭承包的農村土地,才可以采取招標、拍賣、公開協商等其他方式,發包給非本集體經濟組織的其他主體經營。農村集體經濟組織將耕地、林地、草地發包給其他主體經營的,該合同違反了農村土地承包法第五條、第十六條的效力性強制性規定,無論是否經過民主議定程序,均應當被認定為無效。


案號:(2017)渝民再155號


審理法院:重慶市高級人民法院


【律師評論】


本案的核心問題有三:一是案涉林地應當采取何種承包方式經營,二是羅元育農戶能否繼續承包案涉林地,三是案涉林地承包合同的效力如何認定。上述三個問題涉及物權法、農村土地承包法、合同法以及農村土地承包政策,需要進行系統的梳理。


一、我國法律對農村土地兩類承包經營方式的規定


農村土地承包法第二條將農村土地分為兩類:一類是耕地、林地和草地,一類是其他依法用于農業的土地,均是由農民集體使用。從性質上講,農村土地并不限于農民集體所有的農業用地,也包括國家所有依法歸農民集體使用的農業用地;而從用途上講,既有耕地、林地和草地,還有荒山、荒溝、荒丘、荒灘(以下簡稱四荒地)等其他用于農業的土地。農村土地承包法第三條依據農村土地的不同用途,規定兩種承包方式:家庭經營方式的承包和以招標、拍賣、公開協商等方式的承包,并分別規定于該法第二章家庭承包和第三章其他方式的承包。凡是本集體經濟組織的成員應當人人有份的土地,主要是耕地、林地和草地,但不限于耕地、林地和草地,都應當實行家庭承包的方式。但是,養殖水面、菜地、四荒地等農業用地,做不到人人有份或者本集體經濟組織成員不愿意承包,這些不適宜家庭承包的農村土地,才可以采取招標、拍賣、公開協商等方式,由本集體經濟組織成員之外的主體承包,以期達到合理利用土地、發揮最大效能的目的。


本案中,案涉土地系農村林地,本不屬于其他方式承包的土地類型,在1983年即交由農戶自行承包經營,也不存在不適宜采取家庭承包經營的特定事由,只能采取家庭承包的經營方式。需要指出的是,物權法公布后,不管是家庭承包,還是其他方式的承包,都會產生一種權利——土地承包經營權,性質上屬于用益物權。但是,兩者設立要件是有區別的,前者只要合同生效時即物權設立,產生物權效力,受物權保護,不經登記不會對物權本身效力產生影響;后者必須經依法登記取得權利證書后才具有物權效力,反之,則只具有債權效力,采取債權保護。


二、羅元育農戶是否可以繼續承包案涉林地


物權法第一百二十六條規定:“耕地的承包期為30年。草地的承包期為30至50年。林地的承包期為30年至70年;特殊林木的林地承包期,經國務院林業行政主管部門批準可能延長。前款規定的承包期屆滿,由土地承包經營權人按照國家有關規定繼續承包。”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全面推進集體林權制度改革的意見》(中發〔2008〕10號,2008年6月8日)第三條規定:“在堅持集體林地所有權不變的前提下,依法將林地承包經營權和林木所有權,通過家庭承包方式落實到本集體經濟組織的農戶,確立農民作為林地承包經營權人的主體地位。對不宜實行家庭承包經營的林地,依法經本集體經濟組織成員同意,可以通過均股、均利等其他方式落實產權。村集體經濟組織可保留少量的集體林地,由本集體經濟組織依法實行民主經營管理。林地的承包期為70年。承包期屆滿,可以按照國家有關規定繼續承包。已經承包到戶或流轉的集體林地,符合法律規定、承包或流轉合同規范的,要予以維護;承包或流轉合同不規范的,要予以完善;不符合法律規定的,要依法糾正。對權屬有爭議的林地、林木,要依法調處,糾紛解決后再落實經營主體。自留山由農戶長期無償使用,不得強行收回,不得隨意調整。承包方案必須依法經本集體經濟組織成員同意。”


由此可見,對家庭承包方式承包的土地,承包人的承包經營權享有在承包期滿后續期的法定權利,即在承包期屆滿后,只要土地承包經營權人沒有明確表示不愿意繼續承包,該土地可由土地承包經營權人繼續承包。案涉林地經村集體經濟組織于1983年7月30日簽訂南桐礦區林業生產責任制合同書,發包給翁慶芬,承包期限至2013年7月止,該合同書性質上屬于林地承包經營權合同。依據物權法第一百二十七條之規定,土地承包經營權自土地承包經營權合同生效時設立,即使案涉林地未能辦理林權證,但該林地承包經營權已經于合同成立時設立,并受到物權法的保護。2013年7月,案涉林地30年承包期屆滿后,羅元育農戶在翁慶芬死亡后作為承包權的繼受者,并未明確表示不愿意繼續承包案涉林地,就可以按照國家有關規定繼續承包案涉林地,沙壩村委無權收回,更無權另行發包。


三、案涉林地承包合同是否應當被認定為無效


農村土地承包法第五條規定:“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成員有權依法承包由本集體經濟組織發包的農村土地。任何組織和個人不得剝奪和非法限制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成員承包土地的權利。”第十六條規定:“家庭承包的承包方是本集體經濟組織的農戶。農戶內家庭成員依法平等享有承包土地的各項權益。”違反上述法律規定的合同是否無效呢?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合同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14條規定:“合同法第五十二條第(五)項規定的強制性規定,是指效力性強制性規定。”判斷某項規定屬于效力性強制性規定還是管理性強制性規定,要看違反該規定的行為是否嚴重侵害國家、集體和社會公共利益,是否需要國家對當事人的意思自治行為予以干預。物權法和農村土地承包法分章規定了家庭承包和其他方式的承包,并對兩類土地在物權設立要件、流轉方式等方式作了不同的規定,可見,立法對于耕地、林地、草地均作一體化的特殊政策保護,限定于采取由本集體經濟組織的成員家庭承包方式,而排除成員之外的主體采用其他方式承包,與四荒地等其他農村土地在法律的剛性上明顯不同。


這是因為,耕地、林地、草地等事關農民基本生活保障,對穩定農村、農業生產具有壓艙石作用,是農民生產生活的保命田。非本集體經濟組織成員承包上述三種土地,將嚴重侵害以家庭承包經營為基礎、統分結合的雙層經營體制,對農村土地承包關系的長期穩定不利,嚴重損害國家、集體和社會公共利益,必須由公法介入私法調整的領域,對當事人的意思自治加以干涉,對合同效力給予否定性的評價。故,農村土地承包法第五條、第十六條均屬于司法解釋所稱效力性強制性規定。


本案中,沙壩村委將案涉林地發包給本集體經濟組織成員之外的第三人劉國慶,違反了農村土地承包法第五條、第十六條的規定,侵害了羅元育農戶以家庭承包方式承包案涉林地的權利,依照合同法第五十二條第(五)項“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無效:……(五)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之規定,應當被認定為無效。雖然案涉林地承包方案依照農村土地承包法第十九條第(三)項之規定“經本集體經濟組織成員的村民會議三分之二以上成員或者三分之二以上村民代表的同意”,但該民主議定程序的適用前提是本集體經濟組織成員采取家庭承包方式承包,不能適用于其他主體以其他方式的承包經營,故該合同效力不能得到補正。(摘自胡翔、俞開先、王洋:《非本集體經濟組織成員承包農村林地的合同無效》,載《人民司法·案例》2019年第11期。)


 裁判規則


1.農村土地承包給本集體經濟組織以外的個人,未經法定程序承包的,合同無效——張德俊等訴安溪縣祥華鄉F村民委員會林業承包合同糾紛案


案例要旨:農村土地承包給本集體經濟組織以外的個人應召開村民代表大會,經討論通過。未經法定程序承包的,合同無效。


案號:(2013)安民初字第2719號


審理法院:福建省泉州市安溪縣人民法院


2.村委會與非本經濟組織成員簽訂的林地承包合同直接損害本村集體內其他集體經濟組織成員的承包權利,應屬無效合同——魏朝華與貴陽市花溪區燕樓鎮舊盤村村民委員會林業承包合同糾紛案


案例要旨:非本集體經濟組織的成員無法通過家庭承包方式承包本村林地。村委會與非本經濟組織成員簽訂的林地承包合同直接損害本村集體內其他集體經濟組織成員承包權利,屬于損害社會公共利益的合同,應屬無效合同。


案號:(2019)黔01民終2259號


審理法院:貴州省貴陽市中級人民法院


3.村委會與外村村民簽訂的林業種植承包合同內容違反法律規定,為無效合同——村委會訴魏某林業承包合同糾紛案


案例要旨:村委會無權對外發包鎮級管理河道,河道內不得種植阻礙行洪的林木,村委會與外村村民簽訂的林業種植承包合同內容違反法律規定,為無效合同。


審理法院:北京市順義區人民法院


4.非本集體經濟組織的成員不具備林地承包經營權的受讓資格,轉讓合同因違反法律的強制性規定而無效——武漢長綠環境科技發展股份有限公司、廣水市蔡河鎮興安村民委員會林業承包合同糾紛案


案例要旨:集體林地承包經營權流轉的權利主體是承包林地的農戶;如通過轉讓方式流轉土地承包經營權的,應經發包方的同意,對象只能是其他農戶。因當事人不是林地的合法承包主體,非本集體經濟組織的成員,另一當事人作為一家商業公司,只能對“四荒地”享有受讓資格,而不具備林地承包經營權的受讓資格,故轉讓合同因違反法律的強制性規定而屬無效合同。


案號:(2017)鄂13民再17號


審理法院:湖北省隨州市中級人民法院


法律依據


1.《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


第五十二條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無效:


   (一)一方以欺詐、脅迫的手段訂立合同,損害國家利益;


   (二)惡意串通,損害國家、集體或者第三人利益;


   (三)以合法形式掩蓋非法目的;


  (四)損害社會公共利益;


    (五)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


2.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村土地承包法》(2018修正)


第三條 國家實行農村土地承包經營制度。


農村土地承包采取農村集體經濟組織內部的家庭承包方式,不宜采取家庭承包方式的荒山、荒溝、荒丘、荒灘等農村土地,可以采取招標、拍賣、公開協商等方式承包。


第五條 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成員有權依法承包由本集體經濟組織發包的農村土地。


任何組織和個人不得剝奪和非法限制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成員承包土地的權利。


第十六條 家庭承包的承包方是本集體經濟組織的農戶。

  

農戶內家庭成員依法平等享有承包土地的各項權益。


第五十八條 承包合同中違背承包方意愿或者違反法律、行政法規有關不得收回、調整承包地等強制性規定的約定無效。


3.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


第十四條 合同法第五十二條第(五)項規定的“強制性規定”,是指效力性強制性規定。



上一篇:特殊情形下工傷認定條件的司法審查

下一篇:最高院:土地承包經營權取得糾紛,不屬于人民法院民事案件主管范圍

閱讀排行

?律師函律師函的作用
車禍后“只打電話報警不救人”的行為如何定性?
“做保全,促執行”
最高院:土地承包經營權取得糾紛,不屬于人民法院民事案件主管范圍
亚索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