匯都新聞

北京律師事務所哪家好,匯都律師事務所提供法律顧問律師和在線律師咨詢,合同怎么簽等相關問題都能為您解決,讓您深入了解合同法,匯都北京律師事務所專業北京律師咨詢團隊,匯都北京律師事務所專業北京律師咨詢團隊,匯都北京律師事務所與可以協助與9個國家130多家律師事務所建立合作關系,力爭北京律師事務所排名前十,力爭十佳顧問律師咨詢團隊,匯都律師全稱北京匯都律師事務所

首頁>>焦點資訊>>匯都新聞

來源:   作者:   發布日期:2019-08-09

近日,車禍后“只打電話報警不救人”事件引起網民的熱議目前事主因涉嫌過失致人死亡罪已被公安機關依法刑事拘留


推薦案例


毆打被害人致其為逃脫跳河未能有效救助致其死亡的構成過失致人死亡罪——李寧、王昌兵過失致人死亡案


案例要旨:毆打被害人致其為逃脫而跳河的行為將被害人置于危險地位,在危及生命安全的危險發生后未能預見到危害后果的產生而未能施救的,主觀上存在過失,客觀上不作為的行為導致了被害人死亡的后果,符合過失致人死亡罪的構成要件,應過失致人死亡罪論處。


審理法院: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


【評論】


被告人李寧、王昌兵的行為不符合(間接)故意殺人罪的特征和構成要件。


過于自信的過失與間接故意的根本區別在于:過于自信的過失,行為人不僅不希望發生這種危害結果,而且是完全反對這種結果發生的。行為人預見到危害結果可能發生,但是根據自己的認識和判斷相信可以避免危害結果的發生,發生這種危害結果違背其主觀意愿,出乎其意料之外。


而間接故意,行為人認識到會發生某種危害結果,但對這種危害結果的發生持一種放任態度,既不積極追求,也不設法避免,該結果的發生不違背其主觀意愿。本案中,二被告人的行為已經表現出不希望被害人死亡的明確意愿,不具有既不追求也不反對的主觀心態。而不作為的犯罪以行為人負有某種特定義務并能夠履行為前提。即,首先,行為人負有某種特定的義務,這種義務是法律賦予的或是行為人職務或業務上的要求,或者行為人先前行為具有發生一定危險結果的危險而負有的防止其發生的義務;其次,行為人有能力履行該種義務,這種能力包括身體素質、技術條件、環境因素、客觀可能等多方面環節。在這種情況下,履行該特定義務是刑法的要求。


從本案來看,被害人跳水雖是二被告人侵害行為所致,但被害人作為成年人,有完全的判斷和認知能力,能夠控制自己的行為和意識,其選擇跳水逃走,說明其具備一定的自我救助條件和能力;而且,從本案現有的證據反映,二被告人并不具備對被害人施救的能力。故二被告人不符合行為人負有某種特定義務并能夠履行的不作為犯罪的前提,不屬于不作為的間接故意犯罪。因此,本案不構成(間接)故意殺人罪。


 裁判規則


1.輕微暴力致特殊體質者病發未正確救助致被害人死亡,以故意殺人罪定罪處罰——劉天賜故意殺人案


案例要旨:行為人明知被害人為特殊體質,對被害人實施輕微暴力,致特殊體質者病發,又未進行正確救助,致被害人死亡的,應以故意殺人罪定罪處罰。


案號:(2014)津高刑一終字第39號


審理法院:天津市高級人民法院



2.因先行行為而負有避免危害結果發生的特定義務的行為人,未采取有效措施輕信能夠避免導致他人死亡的,屬于不作為的過失致人死亡罪——李某等人過失致人死亡案


案例要旨:行為人因自己的先行行為引起刑法所保護的法益處于危險狀態,負有采取有效措施來排除該種危險或避免危害結果發生的特定義務,但行為人并未采取有效措施,輕信能夠避免,導致危害后果的發生,行為人的行為屬于不作為的過失致人死亡。


3.司機在車輛起火的緊急情況下未積極救助遇險乘客導致乘客死亡的構成過失致人死亡罪——程海明過失致人死亡案


案例要旨:行為人作為出租車司機,在發現乘客所坐副駕駛座著火后,已經預見到可能發生危害結果,其由于職業原因負有防止危害結果發生的避免義務,同時也具有避免危害結果發生的能力,卻只是采取了關閉車門、電話報警的不當方式,誤認為乘客能夠撲滅火情,相信自己這樣做不至于導致乘客死亡,最后導致危害結果沒有避免。因此,行為人構成過失致人死亡罪,主觀方面為過于自信的過失,行為方式為不作為。


案號:(2009)二中刑終字第200號


審理法院: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


4.相互毆打過程中致被害人重傷而見死不救致其死亡的構成不作為的故意殺人罪——閆某故意殺人案


案例要旨:行為人和受害人發生爭執,并互相追打,受害人慌不擇路跌摔成重傷,但行為人卻見死不救,最終導致受害人死亡,其行為已經構成不作為的故意殺人罪。


審理法院:山西省陽泉市郊區人民法院


司法觀點


1.故意殺人罪與過失致人死亡罪的界限


這兩種犯罪在客觀上都造成了被害人死亡的結果,但它們在主觀方面的內容卻完全不同:故意殺人,是行為人明知自己的行為會發生非法剝奪他人生命的結果,并且希望或者放任這種結果的發生;而過失致人死亡,行為人則對造成他人死亡的結果,既不希望其發生,也不采取聽之任之的放任態度。這是兩者的根本區別。


在司法實踐中,過于自信的過失致人死亡同間接故意殺人有時難以區分。它們的共同點是:都預見到自己的行為可能發生被害人死亡的結果,并且都不希望這種結果的發生。區分兩者的關鍵,在于查明行為人對死亡結果的發生是輕信可以避免,還是抱著放任的態度。當然,輕信也應當有根據。因此,審判人員應當圍繞行為人的預見能力和對死亡結果發生所持的心理態度,進行深入調查和全面分析研究,才能作出正確的結論。


2.不作為致人死亡與不作為故意殺人罪的界限


不作為致人死亡不僅可以成立故意殺人罪,而且也可以成立過失致人死亡罪。區分這兩者的關鍵在于,行為人對其不作為行為導致他人死亡的結果是否具有故意心態,包括直接故意和間接故意。在司法實踐中,尤其要注意這樣一種情況,即:行為人先前意外地或過失地導致了他人死亡的危險,行為人能搶救而不搶救,放任他人死亡結果發生的,對行為人不應以過失致人死亡罪定性,更不能認為是意外事件而認定行為人無罪,而應對其以(間接)故意殺人罪追究刑事責任。


其次,再從犯罪客觀方面來看,由于被告人的傷害行為造成了被害人可能死亡的危險狀態時,被告人就負有防止這種危害結果發生的特定義務,但他基于上述心理因素,不僅不采取積極的搶救措施,反而一聲不吭甚至一走了之,從而導致了被害人因貽誤搶救時間而死亡。


法律依據


1.《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1997年修訂)


第二百三十二條 故意殺人的,處死刑、無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節較輕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第二百三十三條 過失致人死亡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情節較輕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本法另有規定的,依照規定。


2. 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2011修正)


第七十條 在道路上發生交通事故,車輛駕駛人應當立即停車,保護現場;造成人身傷亡的,車輛駕駛人應當立即搶救受傷人員,并迅速報告執勤的交通警察或者公安機關交通管理部門。因搶救受傷人員變動現場的,應當標明位置。乘車人、過往車輛駕駛人、過往行人應當予以協助。


在道路上發生交通事故,未造成人身傷亡,當事人對事實及成因無爭議的,可以即行撤離現場,恢復交通,自行協商處理損害賠償事宜;不即行撤離現場的,應當迅速報告執勤的交通警察或者公安機關交通管理部門。


在道路上發生交通事故,僅造成輕微財產損失,并且基本事實清楚的,當事人應當先撤離現場再進行協商處理。




上一篇:“做保全,促執行”

下一篇:?律師函律師函的作用

閱讀排行

?律師函律師函的作用
車禍后“只打電話報警不救人”的行為如何定性?
“做保全,促執行”
最高院:土地承包經營權取得糾紛,不屬于人民法院民事案件主管范圍
亚索竞猜